主页 > 人物下载 >28岁就摘星的黄金女孩──伊莲诺.卡顿和她的处女作《彩排》 >
发表于2020-06-05
190次已读

28岁就摘星的黄金女孩──伊莲诺.卡顿和她的处女作《彩排》

28岁就摘星的黄金女孩──伊莲诺.卡顿和她的处女作《彩排》

运用星相学黄道十二宫运行关係为小说结构,并以不同星宿代表的性格特质做为人物塑造依据,是曼布克奖作品《发光体》的注册商标。这部小说可说星光熠熠,因为书中 22 位主要人物无论恆星行星,都是会发射或反映光芒的发光体。不过,他们的光亮却未掩盖另一颗最耀眼的新星──作者伊莲诺‧卡顿。

毫无疑问,有「黄金女孩」之称的卡顿绝对是 2013 年世界文坛最闪亮的发光体。那年诺尔贝文学奖颁给 82 岁的孟若(Alice Munro),法国袭固尔奖颁给 62 岁的勒梅特(Pierre Lemaitre),美国国家书卷奖颁给 56 岁的麦克布莱德(James Mcbride)。而英国呢?他们竟把最重要的文学奖颁给这位年仅 28 岁的纽西兰作家。或许受此刺激,隔年美国也破天荒把国家书卷奖颁给 31 岁的克雷(Phil Klay)写的第一本书,接续刷新该奖得主的最年轻纪录。

卡顿实在是太年轻了,年轻到即使记者想多花点笔墨记述她的生平,也找不出几件事情可写,只好把重点放在曼布克奖被她用《发光体》打破的两项纪录:过去四十多位得奖者没有人获奖时年龄比卡顿年轻,也没有哪部得奖作品写得比《发光体》还长。

卡顿打破的纪录可不只这样。2013 年的曼布克奖有 151 本长篇小说角逐,最后决选剩下 6 本。即使把过去所有进入决选的作家都算进来,她仍是最年轻的一位。此外,当年还有个值得一提的现象。在这六位决选作家中,有三位拥有创作硕士学位,一位在创作研究所教写作。那一年的曼布克奖简直就是创意写作班师生的大竞赛。

卡顿与创作系所渊源匪浅,她自维多利亚大学创作研究所毕业后,又在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待过一年,前者让她完成处女作《彩排》,后者激发她产生《发光体》的构想。《彩排》的篇幅虽不及《发光体》一半,但它也不是一本简单的书。在这部作为创研所毕业论文的长篇小说中,她以过人的机智、冷静和胆识,把剧场的概念导入一场师生恋丑闻所引发的蕩漾余波中,早早显露了她喜欢把文学与其他领域结合的倾向。

小说以两条线路併行开展,但卡顿刻意打破线性叙事,让故事时间呈现不断跳跃的动感。在场景设计上她也借用了舞台的换景方法,经常以灯光和音乐的改变来代表不同时空的转换。于是,不同时间点的人物可以同时出现在一个场景中,处于「现在」的人物可以随着灯光的变暗静伫一旁,凝视「过去」的自己出场,演出某段原本应属于「倒叙」的情节。小说中有戏剧,这个戏剧中还有戏剧。小说中的人物有时会互换身分彼此扮演,让人必须需费点心思分辨哪些记述是属于幻想、记忆、剧场的一幕或是小说本身实际的事件。

儘管卡顿以戏剧手法直接切入事件与情感核心,揭开藏在社会与人性表层之下的事实,探索了亲密和权力、天真和世故、表演和真实之间的关係,但《彩排》这本小说正如它的书名,是部实验性非常强的作品。实验小说往往同时招致大好大坏两极化评价,勇于尝试者多半是年轻的创作者,此为众人皆知之事。我们比较不会注意的是,每当有一部实验性强的小说成功诞生,可能也意昧着有更多同样具有冒险精神大胆挑战文学传统的作品,或许因为创作者缺乏经验、视野与适当机缘等複杂因素,而无法被完成。

就这点而言,卡顿可说是相当幸运的。她以《彩排》的创作计画成功申请进入创作硕士班,并遇到一位很棒的指导教授──同样是小说家的威金斯(Damien Wilkins)。威金斯对初试啼声的卡顿的帮助是巨大的,姑不论他给予卡顿多少实际的指导,单从创作所的制度来看,这些硕士生的毕业论文是以作品代替,必须先过指导教授这关,这等于是把水準高于一般读者的教授设定为主要读者。《彩排》虽为卡顿的第一部作品,却能获得高度讚赏与文学奖肯定,威金斯可说厥功至伟。

有趣的是,在 2014 年的纽西兰图书大奖,卡顿以《发光体》入围,威金斯则以《麦克斯别庄》(Max Gate)进入决选,两人竟变成角逐大奖的竞争对手。这场师徒之争,最后由挟曼布克奖之势的卡顿摘下桂冠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这或许是威金斯在落选之时,唯一可以感到安慰的事。

延伸阅读:立即试读《发光体》

《彩排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. Julien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