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人物下载 >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>
发表于2020-06-25
208次已读

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

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最紧要尽力——从小习体操,到「未够秤」加入特技演员公会「十年一遇」的训练班,吴芷晴一步步走来都是「际遇」。「父母都提醒我,自己最紧要尽力,但成功与否还要看际遇。」(黄志东摄)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身手灵活——芷晴年纪轻轻,身手灵活。中学毕业后正式投身电影行业,她一方面庆幸自己能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,但另一方面就觉得少了机会跟同龄的人相处。(受访者提供)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首部参与电影——吴芷晴(右)第一部参与的电影作品《我要发达》﹙2017﹚,饰演姜丽文的替身。(受访者提供)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保护装备随身——身为动作特技演员,保护软垫等装备,每次开工都要随身,即使自己用不上,也可以借给其他演员。(受访者提供)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家人信任——年纪轻轻入行,父母会否担心电影圈的品流複杂,反对入行?「他们担心我工作时身体受伤多些,着我工作时要小心。」足见家人对她的信任。(受访者提供)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 吴芷晴非「读书唔成才入行」 少女特技人随心闯梦工场

滂沱大雨下,约了香港电影行内最年轻的特技人吴芷晴见面。

大家对于女特技人有什幺想像呢?会是短髮加男性化打扮?下雨天仍会穿运动背心展示苦练出来的肌肉吗?因为这些想像,我站在相约地方等候了数分钟,才跟身旁站了好一会、穿运动装束马尾,一副中学女生模样的吴芷晴相认。

动作特技演员(或称「特技人」)的工作,就是兼任「武师」与「替身」。香港电影中少不了「特技人」的演出,而观众往往难以看见他们的「真面目」。莫说何以吴芷晴能当上少女特技人,即使是一个身手了得的成年人,到底是如何加入「特技人」行列呢?答案是多多少少也靠一点际遇。

母亲鼓励15岁读训练班

现年19岁的吴芷晴是在很多机缘巧合下成为行内年纪最小的女特技人。2015年,芷晴母亲在网上看到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开办的训练班招生,便着女儿参加。其实公会对上一次开办训练班,已是10年前。芷晴起初对此兴趣不大,「训练班明明写着招收18至30岁学员,当时我还推说未够年龄不想参加」。不过妈妈没理她反对,还是替15岁、「有体操底」的女儿报名,而会方又肯接受她的申请,让她加入训练班。不过,作为最年轻女特技人的起点,还是由于吴太有一个「太活跃」的女儿。

芷晴从小开始,妈妈就让她学跳舞、跆拳道及体操等活动。「其实我算是『半退役』的体操运动员,小时候曾在体操总会的精英班受训,自己会到不同的体操会,甚至返内地操练。」她已考了体操教练试,只消完成实习时数,便可成为「正牌体操教练」;至于跆拳道,她现在是黑带三段!从小就参加这幺多运动训练班,难道吴太是望女成才的「虎妈」?「其实是因为我小时确诊有ADHD(过度活跃/专注力不足症),可说是精力无限!上课坐不定,难以集中精神,所以妈妈带我参加好多活动,5岁开始学跆拳道,还有芭蕾舞、体操等……」原来是妈妈替女儿释放过度精力的苦心。而她的确有运动天分,妈妈鼓励她去学不同的运动,不是为了「考好学校」,只望她在运动中学会「坚持」,「她希望我找到自己兴趣的话就要『坚持』,做人做事最重要的还是『坚持』」。现在工作不定时,已没能像学生时期般定时操练,不过她仍坚持每星期至少练一次体操,学习一些新技巧,以保持自己的基本功与体能。

那个「十年一遇」的动作特技演员训练班,即使「未够秤」,也给芷晴遇上了。到底训练班有什幺地狱式的训练?「当中是一些武打技巧,如何做反应、揸枪姿势的训练,当然还有如何保护自己人身安全的知识。」芷晴在班中还学习过如何「碌楼梯」——从一层楼高的楼梯碌到地面!身手差一点都难以应付,「我是班内最小的学员,不过成绩也不俗」。

首开工「打空翻」 差点跌落街

参加完特技人训练班,当时是中四的她,对于入行还未很感兴趣。不过训练班确实带给她第一次返工的机会,「第一次开工是去『打(空)翻』,要在一个大约3呎阔的露台打翻,有跌落街的危险。而我真的差点就跌下去!因为是第一次,心情真的很紧张,但入过片场开工后,就深深喜欢这份工作,希望以后可以做特技人」。梦工场果然有其吸引力。15岁的她,是由妈妈陪同及签字下开工。「即好似那些童星一样。」她笑说。那次是替电影《我要发达》中的姜丽文(秦沛之女)当替身。两年后,考过DSE,她就全职投入特技人行列:「每次开工我都当成一个挑战,即使动作可能大同小异,因为每次的场景、剧情都不同,所以现在开工仍会觉得紧张,但往好处想就是能保持着对工作的热情。」

若从训练班起计,芷晴从事动作特技行业已有3年。她明白女特技人在行业中的限制:「始终有『性别定型』在当中吧。行业中多数是男性,因为男特技人拥有较多拍摄机会——始终男的可以当女演员的替身;但相反女特技人就难以反串,至少我未见过。简单来说,男扮女可以戴假髮,但女扮男的话,有几多女仔可以特登去『刬青』来反串?所以我觉得女性在这一行较『蚀底』……而且我较年轻和矮小,现在的女演员都属高瘦类型的,武指、导演亦未必觉得我适合当替身,所以我算是少工开的啦。」不过她也没有因为天生的限制而轻易却步,「算啦,反正是自己的兴趣,仍会尽力做」。

与演员各擅胜场没谁较优胜

动作特技演员,有时是演员替身,有时或许会在电影中有0.5秒的过场,其实有没有想过当正式的演员?「以前也这样想过。现在则觉得,其实没有谁比谁优胜,始终我们是在做演员做不到的演出。当然演员做到的,我们也未必做到,就是这样。」现在的她,反而希望有机会可以学习剪片或动作设计。

她大概生来就注定不属于在班房内坐定定学习的「好学生」,但这无碍她学习课堂以外更精彩的知识与技能。问她从事特技人,除了自己平日锻炼体能,公会还有没有其他在职课程让他们进修?「其实无㗎,还要靠自己认识一些行内朋友、资深前辈,他们都懂得很多我不认识的东西,那就叫他们教我吧!近来我跟一名资深的年轻动作演员,学一些电影动作,如何做反应呀,如何揸枪呀。我也可以和他们一起练『打空翻』!」正是互相砥砺切磋。

也许一般人还是会觉得「係咪读书唔成才入行做特技」?其实她中学毕业于地区有名的女校,DSE成绩17分,也不算「零机会」升学吧。只是她较同龄的人,更清晰要走怎样的路。「同学都说我很勇敢。现时我在行内算小,有时做错事都会得到原谅(笑);可惜的是中学同学多数去了升学,在行内甚少机会认识到同龄的朋友。」那是当然的,每年会考或DSE,坐拥几多A几多5**的「状元」总有十个八个;但同龄的特技人还只有她一人。「妈妈也说:『其实不用别人怎样我又要怎样,自己跟着自己的心去走,自己想怎样就怎样。』」随心而行的勇气,来自天分,来自自信,也来自懂得爱她的父母——大概这就是年轻特技人的起点。

■给香港的话

「作为香港人,深深感受到在这裏生活的压力很大,也受很多束缚,如教育制度、要搵食、要买楼等。读书时有老师就对我们说『读不成大学的,就是唔成功嘅人』。我对这个说法很反感。香港人可以给自己多一点自由:搵钱是需要,但不需要完全放弃自己的兴趣。」

■Profile

吴芷晴

2000年出生。从小学习芭蕾、体操、跆拳道等。15岁时,因缘际会加上母亲的「强烈鼓励」下,参加了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的训练课程,自此踏上动作特技演员之路。去年中学毕业后,全职投身「特技人」行列。入行3年,参与的影视作品十多部,如《我要发达》、《击斗女神》及《恭喜八婆》等。

文:蔡琇莹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相关文章